31707

越界

京城街道繁华,热闹也不显喧嚣。

阳光明媚,投射在琉璃的砖瓦上,印衬出斑驳的光。


我推开上好包间的门,坐在窗边的少年穿着月牙白的长衫,听到动静看着我,偏过头便笑开了。

琥珀色的眸子,只是漏进了一点贫瘠的光,都像是承载着满天的星辰。

不可否认,尽管觉得麻烦,却还是在看见这张脸和这抹笑的那刻感到心情明快。

“你怎么来了?不在岭南好好待着。”我坐在了他对面,随手递给了他一些淘来的小物件。

他开心地接过去,又倒了一杯酒推过来,我就着他的意抿了一口。

酒香醇洌,又带着点淡雅的花香,是上好的梨花白。

看着他期待的眼神,抬手摸了下他的头,赞许道:“挺不错的,我很喜欢。不过,几坛酒而已,走暗桩就可以,你过来有什么事?”

“我……我在岭南听说太后要为你赐婚,就过来看看,决定了吗?”他神色有些纠结,手指揪住了衣服的袖口。

这张脸再配上的柔软动作让我的神色温柔下来,但又被他提到的事情的不喜冲淡了些,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怎么?小公子的暗桩没有告诉你定了谁?”

“我想听你亲自说。”

无聊地吹了下额角垂下的鬓发,“暂定是太傅的小公子,人挺傻的,我不喜欢。”

他咬着下唇,眸中含着眷恋:“那你……能不同意这门亲事吗?只要你不想的,没有人能强迫你。你能不能,先不出嫁……”

我轻笑,丹青色的豆蔻滑过他柔软的头发,顺着他细腻光滑的肌肤慢慢拂下,高挺的鼻梁,微抿的薄唇,最后,用力地掐住他的下巴。

温柔的看着他的脸,眼尾微微上挑,嘴角挂着宠溺的笑容,但声音却冷了下来:“虽然你的这些话像极了他,但我不喜欢,我不喜欢除了他以外的人管我的事。”

指腹摩挲着他的下巴,我笑了笑,声音魅惑又天真:“阿冶,记住了,你跟他的脸也只是七分像而已。不是完全,别仗着我对他的宠溺就没了分寸。”

“我的事,不是你能决定和改变的。”

“阿冶,你越界了。”

少年抿着唇,眼神里满是落寞和不甘,声音也低下来,良久,才开了口:“对不起,我知道了。”

我深知打一棒再给一颗甜枣的道理,脸上的微愠消失地无影无踪,嘴角又扬起温柔的弧度,轻轻地揉揉了少年的头,吻了一下他的额头,毕竟她还是很喜欢他的脸的,软下声音诱哄着:“乖阿冶,我知道你不是有意的,这一次,没关系,没有下次了哦。”

他微不可见地点了下头。

我笑了一下,手指又一次抚上他的脸庞,看着他的眼睛,有些出神,像是在透过少年看着另一个人。

那个人,他会时不时狡黠地悄悄地凑上来亲一下她,

也会像小猫一样露出肚皮撒娇着求着她的抚摸,

他的嘴唇会在不满的时候撅起一个可爱的弧度,

也会在开心的时候笑得满眼都是星辰。

那个人,是她的心之所向,唯一所愿。

“乖阿也……”


少年的眸光闪了闪,不动声色地轻轻地蹭了下她的手指。

眼底压着不甘和势在必得。

就算,那个人是她最喜欢的,

就算,她一直忘不了,就连对自己的偏爱也是因为异常相似的脸,

但那又如何?

活人是争不过死人的,死人也是争不过活人的。

他何此幸运,他的脸是她喜欢的,他装出来的性格,也是她喜欢的,就连名字,也是她喜欢叫的。

就算一切都是替身,但那又如何,他总有一天,会剔除她心中的月光。

既然他已经死了,就没有资格跟他抢人。


早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我就越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