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07

【文鑫】薄荷味的风(3)

*主鑫文,副祺轩

*狗血梗,私设巨多,请勿上升真人,自己歪歪就够了

*双cp皆he

——————————————————————


Chapter5

刘耀文最近在躲着丁程鑫。

这是六个人最近都心知肚明的事情。

刘耀文拍物料的时候没有再像之前一样挨着丁程鑫坐,反而是跟严浩翔商量着调了个位置坐到最外围。

训练完总是习惯性地拿出三瓶水,然后又有些尴尬地放一瓶回去,但依旧没动,坐在箱子前面,想了想还是默默地又放下了一瓶水,只拧开自己的那一瓶开始灌。

而与文鑫这两个人尴尬的氛围相反,马嘉祺和宋亚轩越来越黏糊。

一会儿宋亚轩看鬼片说害怕要马嘉祺陪着,一会儿说没劲要和马嘉祺坐一起吃饭玩手机,总之就是完全和平日反了过来。

宋亚轩不再黏着刘耀文反而缠上了马嘉祺,刘耀文不仅躲着丁程鑫而且远离了马嘉祺。

对此,贺严张十分疑惑,一会儿戳戳这对,一会儿拍拍那个。

尤其是严浩翔,因为换座位得了刘耀文一句软软呼呼的“翔哥”,自然不能在一边置之不理,趁着他们都在休息,拍了拍刘耀文的肩膀,小声问他:“你怎么回事?在和丁哥冷战?那怎么连马哥也不理了,你想当独行侠吗?”

“没有。我就是有点……没事,翔哥,你让我一个人待会儿好好想想就行。”刘耀文低着头,眼底含着一抹茫然。

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对待丁程鑫了。

他不想伤害丁儿,所以连马嘉祺都没有去找过。可要说接受,他总觉得心里有点对不起谁,又或者说是,对不起某件事。

严浩翔得了他吞吞吐吐吊着人心的回答,不满地啧了一声:“算了,你要自己想也行……”

“文哥,你长大了,你现在已经是一米八五了,不再是当年那个一米六的小孩儿。所以,你做选择的时候,一定要看清自己的心再选,别让自己后悔。”

严浩翔扔下这些话就起身去找了贺峻霖。

经过那么多事,又有哪个人是大大咧咧一点都不注意的,他们其实或多或少都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更何况某些人的爱意从来没有掩藏过。

刘耀文抿抿唇,想了想也起身朝丁程鑫走过去,但是很快又还是变转了方向,打断了宋亚轩和马嘉祺的对话:“小马哥,你晚上能不能来天台一趟。”

马嘉祺愣了一下,笑着答应了:“行啊。”注意到宋亚轩有些不爽的眼神,伸手呼噜了一下他的头发。

刘耀文没有心思管这对黏黏糊糊的哥哥,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丁程鑫身上。

他看见了丁程鑫以为自己向他走去的那一刻亮起来的眼睛,和他听到自己和马嘉祺说话时瞬间消失的明媚笑容和止不住的落寞难过。

丁程鑫忽然抬头看着刘耀文,直勾勾地盯着他,眼底的不甘,落寞,情意和淡淡的势在必得交织在一起。不管是谁,只要陷进了这双眸眼,又怎么逃脱得走。

刘耀文几近是落荒而逃地回到了他房间。

旁观者对一切暗潮汹涌都清晰可见。

马嘉祺还是没忍住,长叹一声:“你又何必这么逼他,他还小……”

丁程鑫收回的视线落在他身上,忽然嗤笑了一声:“不小了,他十多岁就会喜欢人了。”

“丁哥。”宋亚轩蹙了蹙眉,但也没过多反驳:“也许是习惯使然,没到最后时候还是不要妄下定论。”

所有人都以为刘耀文喜欢马嘉祺,包括刘耀文,除了马嘉祺。

“我以为他究竟喜欢谁你们心里其实都心知肚明……”马嘉祺无奈地笑了下,欲言又止地看着他们,“算了,反正今晚天台之后你们会明白的。”

“阿程,我会给你一个大礼。”

“阿宋,我也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狼崽的视线真正停留在谁的身上,

狐狸和马,

难道不是显而易见吗?



Chapter6

是夜,繁星点缀在沉重的黑幕上。

街边的路灯亮的不算晃眼,暖暖的光线蔓延,延至看不见的深处。

“啪嗒—”刘耀文推门进来,就看见马嘉祺倚靠在栏杆上,静静地看着街边的灯光。

听到声音,他转头看着他,递了一瓶汽水过来,声音带着笑:“给,天台的椅子前几天刚被搬走,就跟我一起靠着吧。”

“嗯。”刘耀文举着冰凉的易拉罐,似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还带着水珠。他低头用手指摩挲着滴落的水珠,拉开就着夜色抿了一口,咽下后没再喝,放在一边不再管。

比起汽水,他更喜欢不带气泡的甜腻的果汁。

马嘉祺注意到他的动作,有些歉意地笑了笑:“抱歉,忘记了,应该先帮你晾晾把气泡挥发。”

“没关系,我不是来喝果汁的。”刘耀文摇着头,看着马嘉祺,低声地说了一句:“我是来表白的。”

“小马哥,我喜欢你。”

马嘉祺突然开始笑,刘耀文有些茫然地看着他,不明白自己的话有哪里好笑。

马嘉祺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声,突然伸手摸了下他的头发,脸上的笑意消散:“刘耀文,你不是来表白的。你喜欢的人也不是我。”

“我这样碰你,你会开心吗?跟阿程碰你比。”

刘耀文不语,有哥哥亲近他,他自然是开心的。但是,没有谁碰他会像丁程鑫一样让他特别高兴,恨不得永远不收手。

刘耀文被自己下意识的想法愣在了原地,什么时候,别人都是哥哥,唯独把丁程鑫隔开独自放进了一个关系里。

对他来说,丁程鑫对他做什么他都是高兴的。

哪怕是喝光他好不容易得来的奶茶,哪怕是不停地逗弄他,把他当作小孩子,他都不会生气的。

因为他是丁程鑫啊。

“因为刘耀文喜欢丁程鑫。”马嘉祺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脸上的笑容又扬起来。

“耀文,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产生喜欢我的错觉。”

“但是,你知道吗?每一次,你来找我之后,都会下意识地寻找丁程鑫在哪。”

“喝水的时候,吃东西的时候,你第一个递给的人,永远都是丁程鑫。”

“你从来都不会反对他对你的触摸,甚至会乖顺地低头任他摸够了才会抬起来。”

“只要他来找你,你就会放弃手中正在做的事情去专注地听他讲话,给他回应,哪怕是正在和我这个表面喜欢的人讲话。”

“你和我说话的时候,不超过五句就会提到丁程鑫。”

“如果你跟我讲,这就是喜欢我……”马嘉祺轻笑出声,“反正,我是不信的。”

“依赖他,安抚他,关注他,宠着他,还有上面所说的,这些特权,你给予的那个人,他叫丁程鑫。”

“刘耀文真正喜欢的人,唯一的心之所向,那个人,不是马嘉祺,是丁程鑫。”

刘耀文怔怔地看着在不远处身影,不消多看,只要那一个轮廓便知道是谁,更何况,还有永远停留在他身上的视线。

为什么不想叫他丁哥了?

因为他不满足于那个弟弟的身份了,他不再想当他的弟弟了。

不知足的又何止是丁程鑫一人,

打破这层关系的也不止刘耀文一个。


“我和阿程说你今晚要向我表白,还不去哄哄他。”

“谢谢马哥。”

刘耀文大踏步地朝丁程鑫跑过去,甚至不满意这个速度,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抱紧了有些茫然的人儿,太喜欢了,喜欢到甚至想把这个人融进自己的骨血里。

一颗真心带着暖意的怀抱接住了另一颗真心。

“丁程鑫,我喜欢你。”



天台,马嘉祺喝光了最后一口汽水,带着笑意看着另一扇紧闭的门:“阿宋,还不出来吗?”

“吱呀—”门被推开,宋亚轩有些闷闷地看着他,也走上前抱住了:“什么时候发现的。”

“刚到就知道了。”马嘉祺吻了下他的额角。

不然以他的细心程度,又怎么会忘记队里的小孩爱喝什么不爱喝什么,只不过不想让他的小孩儿吃醋而已。

毕竟,那个刘姓小孩是丁家的,有丁程鑫宠着。

而他怀里抱的这个小孩,是他家的,他不宠着又有谁来宠。

宋亚轩哼哼唧唧地咬了他一口,特别不爽:“你知道我在还要摸刘耀文。”

“就碰了下他的头发。”马嘉祺失笑,眼里透着点坏,语气却是宠溺,“那,我的阿宋,告诉我,我要怎么来补救?”

宋亚轩抬起下巴,忍不住舔了舔粉红的嘴唇:“我……你也要摸摸我,还、还要亲。”

“就说了一句话,耳根都红了。”马嘉祺低笑着拨弄了下他的耳垂,“好,都依你补偿回来。”

“对了,刘耀文还向你表白了,我明天就要去和他华山论剑。”

“傻阿宋,你见过有谁来表白连束花都不带的,连饮料都要‘被表白的人’自备,全程就跟我说了四句话。刘耀文真不简单,这都能让你们所有人都根深蒂固地认为他喜欢我,连丁程鑫都被他骗过去连带着一直对我有敌意。”

“哼,刘耀文个傻子,长一米八五那么高有什么用,还不是连自己到底喜欢谁都不知道,还要别人提醒。”

“那某个一米八二的小朋友还记不记得是谁非要我提醒才愿意表白的。”

“反正不是我!”


18楼闹闹哄哄,心意相通,浪漫不打烊。


叮咚 你的小奶精上线了

关于酒的问题,可能不大准确,见谅。

—————————————————————————————————————————————


酒吧包厢。

与外面的喧嚣奢靡不同,包厢内的气氛凝固,一片寂静,无人说话。

刚赶完通告就接到电话而急匆匆过来的沈然黑着脸看着醉醺醺地倚靠在沙发上睡觉的莫宿,揉了揉眉心,努力收敛着脾气,又担心吵到他睡觉,压低声音问向在一边抱团埋头的男团成员:“怎么给他喝了这么多,喝得这么醉??”话语里有些淡淡的不满和不赞同。

谢楠有些心虚,低头搅动着杯子里的酒:“沈哥,其实没给他喝多少,就几杯,度数不是很高的……”

沈然默然,莫宿很少喝酒,怕伤了身体和嗓子,他们也很少允许他喝太多,顶多给他点一杯甜果酒,没想到酒量这么差……

江璟沐瞥着沈然的脸色,解释道:“沈哥,今天小宿一天都不怎么开心,所以我们想带他来这儿放松一下。本来也是不打算给小宿喝酒的,打算像往常一样给他点杯果酒,结果他一张口就要Long island Iced Tea,我们都被他给吓到了。”

“给他点了?”

“没点!”贺浔斩钉截铁道:“小宿不怎么喝这种烈酒,酒量好的还行,万一酒量差点,一杯喝了我们怕直接倒了。所以还是给他点了杯果酒,他喝了,但还是要我们给他点杯烈酒。沈哥你放心,我们没点,就又给他点了一杯度数不高的的Blue Hawaiian Cocktail。”

沈然没吭声,走过去坐到莫宿身边,把人搂进怀里。许是感到了熟悉的气息,莫宿抿抿嘴,抱住他,像只小猫一样在他胸口蹭了蹭,软软地叫了一声:“阿然哥哥……”

“嗯,我在。”沈然轻笑,摸了摸他柔软的黑发,“小朋友喝醉了倒是乖巧。”

剩余四人眼观鼻鼻观心,酒喝了一口又一口,不停表示自己什么也没看见。

沈然摸够了小奶精,降下了火气,又抬眸看着他们,淡淡地问:“两杯低度数醉了?又喝了几杯?不拦着他点?”

江璟沐看看被悄悄推出来的自己,回头看着队友们鼓励的眼神,心疼了自己一下,支支吾吾地解释:“小宿一直要喝,说,说他不开心,我们几个拦都拦不住,也不敢拦。沈哥,我们就,就,又给小宿点了几杯果酒,很低的度数,沈哥你放心,我们给小宿喝了点牛奶和温水,给他醒了醒酒,沈哥,我们都很注意的……”江璟沐的声音越来越低。从一开始到又点酒的时候差点不敢说下去,说到给莫宿醒酒才有些底气。

四人悄悄地看着沈然,只听见他“嗯”了一声,似乎没什么生气的迹象,才缓缓松了口气。

沈然没什么意外,他们几个都快把莫宿宠上天了,要星星摘星星要月亮摘月亮,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小家伙要一杯酒对他们撒个娇装可怜,别说他们几个,就没几个人舍得让他失望,他自己也舍不得。

“算了,偶尔喝多点就多点,下次别再给他喝那么多了。特别是烈酒,别给他点,不仅伤身体还伤嗓子,如果伤了身伤了嗓子,不仅我,林宁姐也会生气的。听到了?”沈然没再说什么。

“听到了听到了。”四人不停点头,又拿起酒杯抿了几口,实在无事可做,四人都不约而同拿出手机开始刷微博,也没再说什么。

沈然怕莫宿头疼,修长的手指放在他的太阳穴处,轻轻地帮他按摩。

片刻后,似是突然想起什么,沈然抬眸看着他们,轻声问道:“宿宿为什么喝酒?为什么不开心?”

四人瞬间愣住了,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支支吾吾就是不说话。

“嗯?”沈然眯了眯眼,语气逐渐低沉,“到底怎么了?是因为我?”

“这……”谢楠撞了撞贺浔的胳膊,看了看季钰,试探地问着:“队长?”

季钰拿过一旁的手机,点开一个帖子,默默递给沈然:“沈哥,你看帖子。”

沈然挑眉接过手机,上面赫然是一个热搜:

#影帝沈然与新晋流量小花叶月同出酒店,疑似恋情曝光#  热

帖子里语气暧昧,语言含糊,一大部分都在吹叶月的新晋实力,寥寥无几的几张照片一大半都是叶月的美照,只有一张是沈然戴着口罩后面跟有保镖隔了几米叶月跟在后面出来的模糊照片。发表人的用意一眼可见。沈然粉丝大多也很明智,没有下场加热度,只有一点不明事理的粉丝和买来的水军,估计热搜也是买上来的。

沈然把手机还给季钰,有些无奈:“只要长脑子的都知道她想做什么,蹭热度而已。而且,工作室也应该会否认公关了,这点事他们没少做,虽然很快就会沉下去。宿宿是不是还不知道我工作室否认了,然后误会我任由发酵生气了?”沈然暂时想不到别的原因。

贺浔看了眼莫宿,摇头:“小宿知道。”

“知道?那……”沈然皱眉,有些疑惑。

谢楠点点头,说:“嗯,沈哥,你们工作室速度挺快的,很快就否认过了。小宿接到过宁姐电话,也提醒过了,圈里的热度都差不多会蹭出来,小宿也已经适应了。而且沈哥你们的人还发消息给小宿过,工作室的否认微博我们也给小宿看了。一开始小宿还不生气的,但是一听说你还在赶通告,情绪就有点低落了,所以我们几个就商量着瞒着宁姐把他带出来玩了。”

沈然若有所思,看着莫宿的睡颜笑了笑,慢慢把他抱了起来,往门外走去,离开时轻声提醒他们四个:“今天的事我不告诉林宁姐,你们自己瞒好了,别让林宁姐知道你们带着宿宿喝醉了。对了,帮宿宿向林宁姐请个假,我带着宿宿玩几天,你们这几天应该没什么通告。”

“早点回去吧,你们名气大了,不能像以前一样了,太晚回去不太安全。”

“好的,谢谢沈哥,辛苦了。”




别墅卧室。

沈然把莫宿轻轻放在床上,从厨房倒了一碗醒酒汤放在床头柜上,用手碰了碰碗壁,醒酒汤是之前叫保姆煮好的,还是温热的,现在喂下去刚好,明天头也不会太晕。

“宿宿,醒一下,把醒酒汤喝了,宿宿?”沈然拍着他的脸,温柔地叫他。

莫宿只是咂嘴,蹭着他的手,眼睛也没有睁开。

“宝贝,宿宿,醒醒,不喝汤明天会头疼的。”沈然微微捏着他脸蛋,一想到季钰发来的关于莫宿情绪的信息,沈然对他的喜爱就根本抑制不住。

季钰:沈哥,小宿在喝酒的时候一直在委屈念叨,说你实在太忙了,有空和别人同出同进和新晋小花炒绯闻,都没时间陪他,他一直在期待你的通告赶好。

季钰:沈哥,小宿很想你。你一定要多哄哄他啊。

“怎么会不哄,傻宿宿。”沈然揉揉他的脑袋,轻轻地吻了吻他的额头。

许是吵醒了他,莫宿缓缓睁开眼,带着点委屈睡眼朦胧地看着沈然:“阿然哥哥……”

“醒了?来,把汤喝了。”沈然手伸向床头柜,还没碰到碗就被莫宿一把抱住,止住了动作。

沈然失笑,问道:“宿宿?怎么了?”

莫宿抱着他在他身上乱蹭,软软的嘴唇擦过沈然的脖颈,下巴。

“阿然哥哥……我好想你啊……我们练舞练歌的时候也在想你,钰哥他们都说我不专心了,我想去找你,宁姐也不允许,他们都是一群坏蛋嗝,呜,我就是想你嘛 …”莫宿仰着头向他撒娇,轻轻地打着酒嗝,酒气顺着呼吸撒在沈然的脸上。

沈然微微用力地抱着不规不距的莫宿,呼吸忽然有些沉重,下巴搁在他的肩上,哄他:“嗯,都是坏蛋,以后我们不理他们了……以后就陪我一个人,你想做什么都依你。”

莫宿头埋在他怀里,没了声音,就在沈然以为他睡着时,突然起身挣开怀抱。沈然看着他眼角的一抹微红,知道酒还没醒,任由他挣脱,看着他浅笑道:“怎么了?哥哥怀里不舒服?”

莫宿红着眼睛委屈兮兮地看着他,泫然欲泣:“呜,阿然哥哥也是坏蛋……”

沈然呼吸一窒,想起他以前躺在他身下的样子,努力压下了想狠狠欺负他的想法,声音有些沙哑地问他:“哥哥做什么了?”

莫宿从柜子上摸来手机,点了几下递给他,还是委屈得不行。

看着手机上熟悉的帖子,沈然神色有些无奈,叹息着把他拉进怀里:“小醋包。”

莫宿看着他,委屈的不行:“哥哥和别人炒绯闻,却也不来看我。我知道哥哥不喜欢她,可我就是不开心,为什么哥哥总是那么忙,是因为哥哥不喜欢我了,所以也不想来看我,就借着工作的原由躲着我……唔……”

沈然听着他越说越偏的话,忍无可忍地堵住他喋喋不休的嘴唇,狠狠地碾/过他软软得像果冻一样的唇瓣,在他口中攻城掠地,汲取口中的甘甜,带着酒香的气息让人上/瘾,欲罢不能。

莫宿在亲/吻下软了身子,无力地倒在他身上,被沈然扣住腰身,又忍不住本能地笨拙地回应他,青涩的吻技轻易地勾起了爱人心中勉强压住的火,猛地把他压在床/上深/吻,“啧啧”的水声在寂静的房间里显得暧昧异常……

一吻毕,两人都是气/喘/吁吁,沉重的呼吸声似是在暗示着什么。

沈然感到身上的燥热/难/耐,看着莫宿柔嫩的面容,咬牙把他用被子盖好,转身进了浴室,用力地打开开关,“哗哗”的冷水从头上连绵不断地浇下,却似还是抵不住某地的燥热,暗叹一声,想着莫宿的面容,终究放任了自己的坠落……

过了许久,沈然才擦着头发慢慢出来,挟着满身冷气,半坐在床边,看着莫宿安静的睡颜。

许是等的时间太久,酒精的后劲发作,莫宿早已睡着,被子下红扑扑的小脸像水灵灵的桃子,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沈然叹了口气,把一旁已经接近冷掉的醒酒汤端来,看着莫宿的睡颜,也不忍心再叫醒他,含了一口慢慢渡给他,几次下来汤已接近碗底,他把碗随手放回柜子,手指轻轻地捏了一把莫宿的脸蛋,听着他之前的控诉,无奈又想笑,又捏了一下:“小笨蛋,你以为我这么忙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和你这个小家伙多待几天,真是小没良心……”言语中的温柔仿佛要溺死人。

手指划过湿润的唇瓣,莫宿砸吧砸吧嘴,无意识地叫着“阿然哥哥”,沈然眼眸变得幽深,似是泄愤一样低下头,却又不想让他疼痛,最终只是轻轻地咬了一下他的嘴唇以表不满。

沈然把莫宿揽进怀里,亲了一下他的额头,眼里满是对爱人的爱恋。


“小醋包,这次看在你醉酒的份上不动你,下次再这样撩拨我,我可就要好好惩罚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