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07

【文鑫】薄荷味的风(3)

*主鑫文,副祺轩

*狗血梗,私设巨多,请勿上升真人,自己歪歪就够了

*双cp皆he

——————————————————————


Chapter5

刘耀文最近在躲着丁程鑫。

这是六个人最近都心知肚明的事情。

刘耀文拍物料的时候没有再像之前一样挨着丁程鑫坐,反而是跟严浩翔商量着调了个位置坐到最外围。

训练完总是习惯性地拿出三瓶水,然后又有些尴尬地放一瓶回去,但依旧没动,坐在箱子前面,想了想还是默默地又放下了一瓶水,只拧开自己的那一瓶开始灌。

而与文鑫这两个人尴尬的氛围相反,马嘉祺和宋亚轩越来越黏糊。

一会儿宋亚轩看鬼片说害怕要马嘉祺陪着,一会儿说没劲要和马嘉祺坐一起吃饭玩手机,总之就是完全和平日反了过来。

宋亚轩不再黏着刘耀文反而缠上了马嘉祺,刘耀文不仅躲着丁程鑫而且远离了马嘉祺。

对此,贺严张十分疑惑,一会儿戳戳这对,一会儿拍拍那个。

尤其是严浩翔,因为换座位得了刘耀文一句软软呼呼的“翔哥”,自然不能在一边置之不理,趁着他们都在休息,拍了拍刘耀文的肩膀,小声问他:“你怎么回事?在和丁哥冷战?那怎么连马哥也不理了,你想当独行侠吗?”

“没有。我就是有点……没事,翔哥,你让我一个人待会儿好好想想就行。”刘耀文低着头,眼底含着一抹茫然。

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对待丁程鑫了。

他不想伤害丁儿,所以连马嘉祺都没有去找过。可要说接受,他总觉得心里有点对不起谁,又或者说是,对不起某件事。

严浩翔得了他吞吞吐吐吊着人心的回答,不满地啧了一声:“算了,你要自己想也行……”

“文哥,你长大了,你现在已经是一米八五了,不再是当年那个一米六的小孩儿。所以,你做选择的时候,一定要看清自己的心再选,别让自己后悔。”

严浩翔扔下这些话就起身去找了贺峻霖。

经过那么多事,又有哪个人是大大咧咧一点都不注意的,他们其实或多或少都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更何况某些人的爱意从来没有掩藏过。

刘耀文抿抿唇,想了想也起身朝丁程鑫走过去,但是很快又还是变转了方向,打断了宋亚轩和马嘉祺的对话:“小马哥,你晚上能不能来天台一趟。”

马嘉祺愣了一下,笑着答应了:“行啊。”注意到宋亚轩有些不爽的眼神,伸手呼噜了一下他的头发。

刘耀文没有心思管这对黏黏糊糊的哥哥,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丁程鑫身上。

他看见了丁程鑫以为自己向他走去的那一刻亮起来的眼睛,和他听到自己和马嘉祺说话时瞬间消失的明媚笑容和止不住的落寞难过。

丁程鑫忽然抬头看着刘耀文,直勾勾地盯着他,眼底的不甘,落寞,情意和淡淡的势在必得交织在一起。不管是谁,只要陷进了这双眸眼,又怎么逃脱得走。

刘耀文几近是落荒而逃地回到了他房间。

旁观者对一切暗潮汹涌都清晰可见。

马嘉祺还是没忍住,长叹一声:“你又何必这么逼他,他还小……”

丁程鑫收回的视线落在他身上,忽然嗤笑了一声:“不小了,他十多岁就会喜欢人了。”

“丁哥。”宋亚轩蹙了蹙眉,但也没过多反驳:“也许是习惯使然,没到最后时候还是不要妄下定论。”

所有人都以为刘耀文喜欢马嘉祺,包括刘耀文,除了马嘉祺。

“我以为他究竟喜欢谁你们心里其实都心知肚明……”马嘉祺无奈地笑了下,欲言又止地看着他们,“算了,反正今晚天台之后你们会明白的。”

“阿程,我会给你一个大礼。”

“阿宋,我也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狼崽的视线真正停留在谁的身上,

狐狸和马,

难道不是显而易见吗?



Chapter6

是夜,繁星点缀在沉重的黑幕上。

街边的路灯亮的不算晃眼,暖暖的光线蔓延,延至看不见的深处。

“啪嗒—”刘耀文推门进来,就看见马嘉祺倚靠在栏杆上,静静地看着街边的灯光。

听到声音,他转头看着他,递了一瓶汽水过来,声音带着笑:“给,天台的椅子前几天刚被搬走,就跟我一起靠着吧。”

“嗯。”刘耀文举着冰凉的易拉罐,似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还带着水珠。他低头用手指摩挲着滴落的水珠,拉开就着夜色抿了一口,咽下后没再喝,放在一边不再管。

比起汽水,他更喜欢不带气泡的甜腻的果汁。

马嘉祺注意到他的动作,有些歉意地笑了笑:“抱歉,忘记了,应该先帮你晾晾把气泡挥发。”

“没关系,我不是来喝果汁的。”刘耀文摇着头,看着马嘉祺,低声地说了一句:“我是来表白的。”

“小马哥,我喜欢你。”

马嘉祺突然开始笑,刘耀文有些茫然地看着他,不明白自己的话有哪里好笑。

马嘉祺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声,突然伸手摸了下他的头发,脸上的笑意消散:“刘耀文,你不是来表白的。你喜欢的人也不是我。”

“我这样碰你,你会开心吗?跟阿程碰你比。”

刘耀文不语,有哥哥亲近他,他自然是开心的。但是,没有谁碰他会像丁程鑫一样让他特别高兴,恨不得永远不收手。

刘耀文被自己下意识的想法愣在了原地,什么时候,别人都是哥哥,唯独把丁程鑫隔开独自放进了一个关系里。

对他来说,丁程鑫对他做什么他都是高兴的。

哪怕是喝光他好不容易得来的奶茶,哪怕是不停地逗弄他,把他当作小孩子,他都不会生气的。

因为他是丁程鑫啊。

“因为刘耀文喜欢丁程鑫。”马嘉祺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脸上的笑容又扬起来。

“耀文,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产生喜欢我的错觉。”

“但是,你知道吗?每一次,你来找我之后,都会下意识地寻找丁程鑫在哪。”

“喝水的时候,吃东西的时候,你第一个递给的人,永远都是丁程鑫。”

“你从来都不会反对他对你的触摸,甚至会乖顺地低头任他摸够了才会抬起来。”

“只要他来找你,你就会放弃手中正在做的事情去专注地听他讲话,给他回应,哪怕是正在和我这个表面喜欢的人讲话。”

“你和我说话的时候,不超过五句就会提到丁程鑫。”

“如果你跟我讲,这就是喜欢我……”马嘉祺轻笑出声,“反正,我是不信的。”

“依赖他,安抚他,关注他,宠着他,还有上面所说的,这些特权,你给予的那个人,他叫丁程鑫。”

“刘耀文真正喜欢的人,唯一的心之所向,那个人,不是马嘉祺,是丁程鑫。”

刘耀文怔怔地看着在不远处身影,不消多看,只要那一个轮廓便知道是谁,更何况,还有永远停留在他身上的视线。

为什么不想叫他丁哥了?

因为他不满足于那个弟弟的身份了,他不再想当他的弟弟了。

不知足的又何止是丁程鑫一人,

打破这层关系的也不止刘耀文一个。


“我和阿程说你今晚要向我表白,还不去哄哄他。”

“谢谢马哥。”

刘耀文大踏步地朝丁程鑫跑过去,甚至不满意这个速度,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抱紧了有些茫然的人儿,太喜欢了,喜欢到甚至想把这个人融进自己的骨血里。

一颗真心带着暖意的怀抱接住了另一颗真心。

“丁程鑫,我喜欢你。”



天台,马嘉祺喝光了最后一口汽水,带着笑意看着另一扇紧闭的门:“阿宋,还不出来吗?”

“吱呀—”门被推开,宋亚轩有些闷闷地看着他,也走上前抱住了:“什么时候发现的。”

“刚到就知道了。”马嘉祺吻了下他的额角。

不然以他的细心程度,又怎么会忘记队里的小孩爱喝什么不爱喝什么,只不过不想让他的小孩儿吃醋而已。

毕竟,那个刘姓小孩是丁家的,有丁程鑫宠着。

而他怀里抱的这个小孩,是他家的,他不宠着又有谁来宠。

宋亚轩哼哼唧唧地咬了他一口,特别不爽:“你知道我在还要摸刘耀文。”

“就碰了下他的头发。”马嘉祺失笑,眼里透着点坏,语气却是宠溺,“那,我的阿宋,告诉我,我要怎么来补救?”

宋亚轩抬起下巴,忍不住舔了舔粉红的嘴唇:“我……你也要摸摸我,还、还要亲。”

“就说了一句话,耳根都红了。”马嘉祺低笑着拨弄了下他的耳垂,“好,都依你补偿回来。”

“对了,刘耀文还向你表白了,我明天就要去和他华山论剑。”

“傻阿宋,你见过有谁来表白连束花都不带的,连饮料都要‘被表白的人’自备,全程就跟我说了四句话。刘耀文真不简单,这都能让你们所有人都根深蒂固地认为他喜欢我,连丁程鑫都被他骗过去连带着一直对我有敌意。”

“哼,刘耀文个傻子,长一米八五那么高有什么用,还不是连自己到底喜欢谁都不知道,还要别人提醒。”

“那某个一米八二的小朋友还记不记得是谁非要我提醒才愿意表白的。”

“反正不是我!”


18楼闹闹哄哄,心意相通,浪漫不打烊。


评论(5)

热度(109)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