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07

【鑫文】薄荷味的风(2)

*主鑫文,副祺轩

*狗血梗,私设巨多,注意避雷,请勿上升真人,自己歪歪就够了

*双cp皆he

*3k+

——————————————————————


Chapter3

刘耀文不是一个迟钝的小孩。

尽管他看起来像是很不注意细节的人,但他的心其实很细,他对微妙的情感的嗅觉总是特别敏锐。

他很清楚。

刘耀文为了马嘉祺上了十八楼,马嘉祺为了宋亚轩入了娱乐圈。

只是可惜,当局者迷。

对于丁程鑫,那个总是喜欢逗逗他,又十分宠着他的丁哥,刘耀文却失了方向。

他总是会有一种错觉,他的丁哥是追着他来的。但每次一产生这种念头,丁程鑫就又和马嘉祺坐在了一起。

这导致他有时候会对丁程鑫抱有很大的敌意,他会觉得丁哥是来和他抢小马哥的。

刘耀文每次看到丁程鑫和马嘉祺说笑时,心里都有种莫名的酸涩感,狗狗眼也会落寞地垂下来,圆圆的嘴巴瘪下去。

他讨厌这种感觉。所有人都像是抛弃了他,每个人都有能够说话的人,唯独留他孤身一人在这个喧哗的尘世间。

所以,每次丁程鑫和马嘉祺小声说话时,他都会找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眼巴巴地凑上去打断他们,有时候实在不知道说什么,还会拖长了调子去向他们撒娇,亦或是赶在丁程鑫之前抢先和马嘉祺讲话。

而在下一刻,丁程鑫就会主动追上来逗逗他,宋亚轩也会放下手上的事若无其事地凑上来和他打闹,将他扯离马嘉祺的身边。

马嘉祺,丁程鑫,刘耀文,宋亚轩,

他们四个就这样形成了一个奇怪又微妙的闭环。



Chapter4

作为团里最小的幺儿,刘耀文即使很有天分,也依旧练习地努力又刻苦。

阳光明媚,透过树荫洒在地板上,留下斑驳陆离的痕迹。

练习室里,贺峻霖和宋亚轩在相对飙音,互相寻找着错误。

严浩翔一边压着腿,一边对着刘耀文啧啧赞叹:“不得了,我们的小狼崽子怎么一点都不累啊?”

刘耀文暂时没回话,对着镜子不停地重复练习舞步,在一些微小的细节改了又改,在练了四五次之后才慢慢停下,微微喘着气,露出一个满足的笑容。

“翔哥!我们俩是要做酷哥的大人了,酷哥才不可以轻易说累,要是翔哥先说累,那翔哥就输给我了,要叫文哥哦!”狼崽子洋洋得意地摇晃着脑袋,话尾还特地加了一个可爱的语气词。

严浩翔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作为一个rapper,嘴里絮絮叨叨地念着:“嘿,你看这个狼崽,整天不怀好意,明明是个幺儿,偏偏要做大哥……贺儿,别飙了,省着点嗓子过来休息一下,轩儿你也来啊,喝口水再练。”

刘耀文笑了笑,又走到角落开始重复地练习那几个动作,身上的黑T恤黏在了身上,也只是随便扒拉一下擦擦汗就没再管。

丁程鑫眸光流转,视线凝聚在刘耀文背上,他的衣服被汗水打湿紧紧地贴合在肌肤上,已经有了痕迹。也不忍心他练得辛苦,一如既往地带着笑意向他喊:“小崽——过来帮我压压腿,我做几个仰卧起坐。”

“耀文,先别练了,过来喝口水,帮你小马哥压下腿。”

不止是丁程鑫,几乎在同一秒,马嘉祺也看得有些心疼而向刘耀文招呼,两个人的声音重合在了一起。

丁程鑫眨了下眼睛,眉毛上挑,眼尾扬起独特的弧度,他的狐狸眼生的好看又勾人,眼底的眸色却很深,转头直勾勾地盯着马嘉祺,而后者则又沉默了下来。

刘耀文有些茫然,却还是停下来向他们走来,手里拿着两瓶水。

马嘉祺和丁程鑫不在同一个方位,离的也不算远。

丁程鑫看着刘耀文逐渐靠向马嘉祺那里,有些自嘲地笑了下,垂下眼帘有些漠然地看着地板,不想太尴尬又自讨无趣,主动退了一步,声音干涩哑的不行:“算了,下午还有事,我先不练……”

话还没说完,一道阴影就遮住了他眼前的光线,刘耀文拧开了瓶盖把水递给他,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丁儿,喝口水。”

丁程鑫没接,看着马嘉祺手里的水和自己身前的人,有些讶异,但他眯着眼睛,什么也没说,反而就着刘耀文的手喝了几口水,笑得一脸乖觉。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他的心情很愉悦。

“宋亚轩,你去帮小马哥压腿吧。丁儿有腰伤,我护着点。”这是刘耀文的选择。

明明他的主观意识告诉他去亲近亲近小马哥,小马哥好不容易找他一回,但是在看到丁程鑫垂眸的那一刻,心疼得揪紧,瞬间打破了所有想法,大脑和身体的本能让他走向丁程鑫,去安抚他的丁儿。

刘耀文下意识地伸手,手指摩挲过丁程鑫的腰窝,丁程鑫的身体忍不住有些颤栗,但却只是纵容着弟弟胆大包天的动作。

他的声音很低,刘耀文低声说话时的低音炮是真的让人心动不已:“是这里的腰伤吗?会很疼吗,你可以不用这么拼的……”

丁程鑫浅浅地笑了一下,调整着姿势让刘耀文帮他压腿,手掌悄悄覆上他翘起的一簇头发,很快又收回:“小崽,这些话也是我想和你说的,你不用这样拼,作为我们的小幺,你更应该撒娇求抱抱,而不是不停地成长做一个大人……好了,我的小崽崽,帮我压住了,我开始了。”

丁程鑫对刘耀文的称呼总是甜腻的又带有宣誓主权的意味,这是狐狸对他养大的狼崽毫不犹豫的偏爱。

刘耀文扶住他的脚腕,手下的触感纤细得有些不堪一击的错觉,似乎只要轻轻一掐就会弄出红痕。

丁程鑫将手抱住后颈,轻轻地靠近他又退走。他毕竟比他更年长几岁,仰卧起坐也仅是家常便饭,几十个做下来,也只是呼吸灼热了许多。

为了训练方便,丁程鑫只穿了一件白T,衣摆随着他卷腹的动作收缩,从刘耀文的角度,可以清晰地看见他的腹肌,腰间的肌肉蒙着薄汗一松弛一紧绷,带着某种不可言说的频率,凹陷的人鱼线埋入牛仔裤腰的边缘……

刘耀文的喉结有些慌乱地滚动了一下,他莫名有些心虚,移开视线去看丁程鑫的脸。

丁程鑫的动作有些慢了下来,漂亮的狐狸眼半阖着,弥漫着雾蒙蒙的水汽,额间的汗顺着脸颊滴进衣领,他的呼吸喷洒在刘耀文的颈肩,燥热感久久不息。

不知是谁定下的闹铃响了,刘耀文从来没觉得时间如此难捱,像是有猫咪伸出尖细的爪子轻轻挠你的心房。他急哄哄地抽回手,脖颈和耳后覆上了一层薄红。

丁程鑫也停了下来,看着刘耀文还依旧乖巧地坐在原地,便顺势倒在他身上,手臂环着他的后颈,熟悉的气息让他的心情异常的好。

察觉到他有些慌乱,丁程鑫抬头勾唇向他一笑,眯着眼睛看他,遮住眼里的不怀好意和呼之欲出的勾引情愫,他软着声音,手指捏了下他的手掌:“唔……肚子好酸啊……文文——”

丁程鑫对刘耀文的撒娇百年一见,效果立竿见影,刘耀文也立马环住他,调整着姿势让他舒服地躺在他的臂弯和胸膛上,碰了碰他的腰,认真地问他:“丁儿,你的腰疼不疼?要不要帮你贴药?”想到丁程鑫说肚子酸,就用手轻轻地帮他揉着。

“不要贴药,我不是很疼,小崽帮我揉揉就好了……”

尽管丁程鑫拒绝,刘耀文还是帮他喷了喷雾,之后也顺着他的心意缓慢地揉捏,揉了好一会儿再三确认没有瘀血,才慢慢收回手。

人还没坐正,丁程鑫就突然坐直,捧住了他的脸颊。

丁儿的眼睛真好看。

离得很近,刘耀文看着丁程鑫,语言系统似乎突然失效,脑海里只剩下了“好看”这一个词。

“耀文,我不喜欢嘉祺。”

刘耀文的眼睛有些茫然地睁大,他没想到丁程鑫会和他说这件事,脸上闪过一抹尴尬。

丁程鑫看着他,似乎还想再说什么,却在下一刻噤了声,五个人不知什么时候都走了出去,站在远处的门口等着他们。

他笑了笑,起身站了起来,顺手把刘耀文拉起来,看着小崽子直勾勾望过来的眼神,拍了拍他的脑袋,声音轻的几乎有些听不见:“下次吧,现在这里不适合,等到下次,我会把所有的事情,全都告诉你。”

“下午还有物料要拍,我们先去吃饭,他们都在门口等我们。”


借着解手的借口,刘耀文走进无人的角落,打开兜里的纸条,那是走之前丁程鑫让他穿的外套里他偷偷塞进去的。

“狐狸只会对他的狼崽露出柔软的肚皮。”

“因为在血肉之下,有他踌躇不安,又毅然决然付出的真心。”

“仅他一人可见。”


刘耀文走回餐桌,与丁程鑫一直追随着的目光撞了个满怀。

桌上他的碗里,摆满了自己爱吃的食物,就连鱼虾,都被剔除了外壳和小刺。

这是丁程鑫从小到大对他的宠溺,而在这宠爱之下,那份难言的情愫,其实早已分明。


狐狸爱上了他护着长大的狼崽。

他放弃了身为抚养者的权利,

来换取了一个机会,

去追求一个不可预测又充满希望的未来,

那个有他作为最亲密的人相伴的未来。



评论(7)

热度(124)

  1. 共1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