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07

【鑫文】薄荷味的风(1)

*主鑫文,副祺轩

*狗血梗,私设巨多,注意避雷

*双cp皆he


——————————————————————


当初落入怀中的,是一阵薄荷味的风


Chapter1

墙上爬上绿色藤蔓,练习室暖洋洋的灯光平白给这份初夏添了一份燥热。

一支舞毕,所有人都累得气喘吁吁。喧闹的练习室,贺峻霖有些幼稚地拿着一瓶冰水贴在宋亚轩的脸上,把他冰得哇哇大叫,扑到他背上揪他的脸。但很快又被热意烫的悻悻地下来,夺过冰水喝了一大口,天使般的脸扬起一个微笑:“谢谢弟弟啊。”

刘耀文没参与他们的闹剧,拿了一瓶水凑到马嘉祺身边,额间滑落的汗水有一些进了眼角,酸涩地有些睁不开眼。但他也没管,像一只狗崽子一样甩了甩他的头发,故意拖长了声调向他撒娇:“小马哥—帮我拧瓶盖好不好,我好累啊—”

马嘉祺有些失笑,轻轻地碰了下他的头表示安慰,然后便接过水顺从幺儿的想法帮他拧开。

他没有再递给他,而是早有预感地抬头,果然,下一刻,丁程鑫也眯着眼睛笑着凑到了刘耀文的身边,笑得像只蛊惑人心的狐狸。

“小崽,眼睛里进汗了也不知道擦一下啊?”他拨开刘耀文额前的湿发,手指捏着一张湿巾轻柔地帮他擦去眼角的汗水,目光专注。

刘耀文笑了下,没再做什么,乖顺地垂下眼帘任丁程鑫擦拭,但手指却还是向马嘉祺伸开,嘴里道着谢:“没什么感觉嘛,谢谢丁儿。小马哥—你是想霸占我的水嘛,我好渴哦……”

一旁的宋亚轩盯着看他们之间奇怪的氛围,抛下了贺峻霖,也笑眯眯地过来,直接打断了刘耀文伸手拿水的动作,恰好丁程鑫擦完,便直接勾住了刘耀文的脖子,取笑他:“哎呀,我们文哥这么虚的嘛,跳支舞就柔弱地拧不开瓶盖了,来来来,叫声轩轩哥哥,哥哥帮你拧。”

被这么一闹,刘耀文也不再纠结于那瓶水,转身就嘻嘻哈哈地撞宋亚轩,闹着向外走,嘴里还念叨个不停:“我哪里柔弱了,宋亚轩儿我告诉你,就算你累得起不来,你文哥还是能继续跳的。我可是一米八四的文哥......”

“嚯,长得高了不起哦。我可没差你多少。”

“就是了不起!反正现在我最高了宋亚轩儿。”

“高高高,你最高。”宋亚轩敷衍地回了他一句,突然就开始笑,拔高了声音叫他们:“小马哥!我们去吃宵夜吧好不好!走走走!”

刘耀文被他叫得一惊,扭头不客气地怼了他一句:“人间水壶宋亚轩!”就朝着马嘉祺丁程鑫这里笑了一下,眼睛亮亮的,也高声喊:“小马哥,丁儿,快来一起啦,到时候好东西就要被他们吃完了。”

还没点就要吃完了,可真够迅速的。丁程鑫无奈地笑了一下,虽然知道他可能希望的不是自己回应,但是看着马嘉祺沉默着不吭声,不忍心看狼崽子失望的表情,扬着嘴角回了一句:“知道了。你们先走,我和嘉祺马上来。”

他们几个人闹哄哄地走得飞快,一会儿就没了影。马嘉祺看着手上被拧开好久却没人喝一口的水,扯了扯嘴角,递给丁程鑫:“给,喝一口吧。你也没喝水吧。”

丁程鑫沉默地接过,灌了一大口。

“阿程,你太明显了。”

“因为刘耀文也很明显。嘉祺,我养大的狼崽子会变成别人的吗?”丁程鑫盯着他的眼睛,眼眸很深。

“不会,我是你们的小队,会对你们每一个人都很好。但那份独一无二的温柔,我会给的是我的小孩儿。”



Chapter2

刘耀文、丁程鑫、马嘉祺和宋亚轩是一个院儿长大的孩子,住的很近,父母又都是世交。

一开始他们四个人的关系其实是很泾渭分明的,玩的再好也有亲密程度的分别。

刘耀文更黏着丁程鑫,宋亚轩更黏着马嘉祺。时不时两个小朋友会吵吵闹闹,两个大孩子就在旁边看着聊天,实在吵不过,就各自帮衬自家孩子一把,以免小朋友真受了伤,到时候委屈得还是自己。

是什么时候变的呢?

是有一次刘耀文被绑架了之后。

在刘耀文自己的记忆里,对于那件事只有模模糊糊一个影子,医生说这是受了惊吓身体机能的自我保护。

听警察说,绑架犯没有勒索,是一位母亲刚刚痛失了自己的孩子,心情恍惚,刘耀文偷跑出来买糖果,因为丁程鑫不让他吃太多糖会蛀牙,她看着刘耀文长得可爱,就把他当成自己孩子带回了家,好好保护着。说是好好保护,其实就是两个人一起锁在地下室,暗无天日地靠着干粮和水度日。

怎么逃出来的,刘耀文也忘记了,好像是存货不够了,他不想死,就哭着求那个女人出去买点东西,可能哭的时候太惨,女人对自己的孩子心软,同意出去了却忘记关门。也就是那一次,她被车撞了,没能回来。刘耀文靠着最后的食物生活,在听到人声的时候声嘶力竭地求救,他的腿还被锁着。

最后一天断了水和食物,他的声音已经喊哑了,好在终于有人听到了,他模模糊糊地看见了一个人影,他的脸很眼熟,好像经常看见,是......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他闻到了一股清冽的薄荷味,还有一声温柔至极充满心疼的“耀文”。

醒来后的病床上,他发现自己忘了很多东西,连当初认出来的那个人是谁都忘了,却唯独那一阵薄荷味的风和那一句声音记得清楚透彻。

妈妈说她派出了好多人,他们三个也一直在找,最后救下他的那一对人,里面有他的两个大哥哥,丁程鑫和马嘉祺,不知道是谁先发现的,但不管是谁,都要好好谢谢他们。

刘耀文用力地点头,他会的。记忆丢了大半,他也没尝试找回来,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那个人。

丁程鑫喜欢的是甜食,连带着他也喜欢。丁程鑫很少会叫他耀文,他觉得这样叫太严肃,有些生疏,他喜欢叫他文文,或者文儿。

只有马嘉祺爱吃薄荷糖,马嘉祺爱叫他耀文,小马哥总是会温柔地叫他耀文,每次一叫,就带着薄荷味的风。

刘耀文被轻轻的关门声吵醒,躺在病床上,看着碗里的摆好的水果有些愣愣的,都是他喜欢的,爸妈都不在,这是谁削的?

恰好,马嘉祺推门进来,手里拿着一捧鲜花,是薰衣草,很漂亮。

刘耀文呐呐地问他:“小马哥,你刚刚来过病房嘛?”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心脏怦怦地跳动。

“嗯。”他笑了笑,“阿宋做噩梦了,就在隔壁,我刚又去哄他睡觉了。怎么了,耀文?”

“没......我就是问问。”

“对了,阿程之前找你找了好久,他太累了,我就强制让他也去隔壁病房休息了。现在见不到阿程,耀文不要闹脾气呀。他很担心你,这花也是他选的。”马嘉祺怕他瞎想,把花放在一边安慰他说。

看着桌上碗里的水果,马嘉祺眼里闪过一分疑惑,刘耀文却没看见。这是谁削的?但马嘉祺没有多说,想着可能是护工吧。把原本想削的水果放在一边,戳了一块递给他,眉眼弯弯:“给,多吃点,我们的小朋友就能长大了,不用别人,自己就能保护自己了。”

刘耀文红着脸咬下,悄悄地抬眸看马嘉祺,他的眼帘下有清灰,一看就是没有休息好,但他的眉眼却还是很温柔。

所以,一直都是小马哥吗?

想着被救出时看见的人影,心中闪过一抹悸动。

他好像,喜欢上一个人了。



评论(8)

热度(155)

  1. 共1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